© 氨氨氨基酸|Powered by LOFTER
此后如竟没有炬火:我便是唯一的光。

【以下翻译大部分转载 原翻译发表于贴吧/300/轻国】
*不完全按时间线排列

1.新生入部

「香織學姊好溫柔啊!」
綠輝似乎很佩服地猛點頭。
「這還用說嗎。」
明日香引以為傲地說:「她可是我們管樂社的萬人迷呢!超受歡迎的。」
「超受歡迎⋯⋯不好意思請問一下,是受誰歡迎?」
不用問也大致想像得到,但久美子還是戰戰兢兢地問了。
「你這是什麼笨問題,當然是受女生歡迎啊。」
明日香哈哈大笑著回答。

2.Sunfes试衣服

香織或許是不好意思,臉頰微微地泛紅。羞怯地揚起眉眼看著優子的她,的確就像是翩然降臨在人世間的天使,楚楚可憐的模樣讓周圍的人全部都相形失色。已經換好衣服的明日香整個人撲上去。
「我的天!真不愧是香織!超可愛的!...

*建议配合杨千嬅《勇》阅读*


“在这樱花盛放的季节里,我们三年级生……”
中世古香织楞楞地看着台上那个人演讲的样子,本就好看的眉眼带着几分肃穆,这样难得的正式与她平时的嬉皮笑脸截然不同。从小学起香织就不喜欢这种集会的氛围——可现在,她甚至不舍得这场毕业典礼结束。
这大概是,最后一次听她演讲的机会了吧?
礼堂暖黄色的灯光柔柔的打在那个人头顶上,将那白皙的面容衬出了一份柔和,瀑布般的黑发带着一些反光的亮色,湛蓝的眼眸中却看不出什么感情,她极少流露出真实的情感,香织却从未放弃尝试解读,但多数情况下与现在一样,精致美丽的面具下,那个人的心思是捉摸不透的。

香织在心里勾画着这一幕,她甚至希望自己...

       安迪意识到了自己不太对劲。莫名其妙的答应陪陌生人过夜,又莫名其妙的把陌生人带回了自己家。

       支撑她三十余年的逻辑告诉她应该拒绝,可她看着江莱泛红的眼眶,竟舍不得摇头。 

       红颜祸水这句老话可真是不假啊。


       另安迪意外的是,江莱没再开口,甚至都没有问她去哪儿,只是抱着酒定定的凝视着窗外。...

「试水」写得不好,请多包含。


       安迪不喜欢酒吧。
       准确的说,是不习惯那种灯红酒绿、纸醉金迷的环境。舞池中男男女女摇曳的身影、醉后迷离的情态,喧闹的声音总让她回忆起童年时母亲发病的样子,要不是曲筱绡那丫头非拉着她来“增强社交能力”,她才不会踏入这种地方。
       谁知曲筱绡半截接了个电话,立刻卷包走人,说什么要去看她大哥的好戏,遂把她一个人留了下来。          ...


- 查看更多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