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氨氨氨基酸|Powered by LOFTER
此后如竟没有炬火:我便是唯一的光。

*建议配合杨千嬅《勇》阅读*


“在这樱花盛放的季节里,我们三年级生……”
中世古香织楞楞地看着台上那个人演讲的样子,本就好看的眉眼带着几分肃穆,这样难得的正式与她平时的嬉皮笑脸截然不同。从小学起香织就不喜欢这种集会的氛围——可现在,她甚至不舍得这场毕业典礼结束。
这大概是,最后一次听她演讲的机会了吧?
礼堂暖黄色的灯光柔柔的打在那个人头顶上,将那白皙的面容衬出了一份柔和,瀑布般的黑发带着一些反光的亮色,湛蓝的眼眸中却看不出什么感情,她极少流露出真实的情感,香织却从未放弃尝试解读,但多数情况下与现在一样,精致美丽的面具下,那个人的心思是捉摸不透的。

香织在心里勾画着这一幕,她甚至希望自己的眼睛是一台录像机,抑或是拥有一种停止时间的超能力,让她多在这一刻停留一会儿,她贪婪的想留下许许多多这样的瞬间——关西大赛那个人上台领奖的时候,部长不在那个人指挥调音的时候,SunFes表演中那个人作为领队的时候…… 她总是如星辰般闪耀,使周围熠熠生辉的,不是吗?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她仿佛散发着极具吸引力的光,香织甚至有一种飞蛾扑火的感受,那个人就是那团可能致命的火光,可香织不在乎受伤,几乎是本能般的靠近……


三月春日的风带着些许寒凉,肆意地跳着舞,成千上百片的樱花为它所迷醉,毫不留恋般从枝头飞向大地,这份凄美为毕业季又平添了几分愁绪。

典礼结束后,吹奏部的后辈们纷纷与指导自己的努力的前辈告别,泪眼汪汪的后辈与满脸不舍的前辈,大家都沉浸在离别的伤感中。香织在回家的路上,眼前仍浮现着吉川优子那张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脸,她有些担心,这个热情却又敏感骄傲的孩子,能撑起部长的责任吗?

“香織!”听到熟悉的呼唤,她很意外的抬头,看到明日香在前面的路口朝她挥着手,“嘛,领结送出去了呀~吹奏部的女神大人果然很受欢迎呢~”又是那副巧嘴滑舌的样子,明日香适才在台上作为代表演讲的端庄早已消失不见。

“あすか?” 香织加快了脚步,她有些期待明日香出现在前面的原因,刚刚那一场盛大的告别中明日香并没有出现,还以为她早就离开了,她知道明日香不喜欢这样的场面,后辈们哭成一团,弥漫在空气中离别的情绪也勾起了香织心里的不安,毕业之后,她们之间的关系,也一定会越来越淡的吧?

明日香向她讲起黄前去找她,“那孩子很有趣”——这是之前她对黄前久美子的评价。实话说,香织对黄前有些好奇,黄前久美子是唯一一个让明日香特殊对待的后辈。田中明日香与所有人都保持着距离,或许长时间以来香织缩短了它,使它成为最短的那个,可香织有种感觉,是明日香自己拉近了和黄前之间的距离——主动邀请黄前去她家补习,这样的行为,甚至有些不合田中明日香一贯的作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