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氨氨氨基酸|Powered by LOFTER
此后如竟没有炬火:我便是唯一的光。

   

       安迪意识到了自己不太对劲。莫名其妙的答应陪陌生人过夜,又莫名其妙的把陌生人带回了自己家。

       支撑她三十余年的逻辑告诉她应该拒绝,可她看着江莱泛红的眼眶,竟舍不得摇头。 

       红颜祸水这句老话可真是不假啊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另安迪意外的是,江莱没再开口,甚至都没有问她去哪儿,只是抱着酒定定的凝视着窗外。

       在路口等红灯时,车内的安静突然被轻轻的抽泣声打破,安迪转过头,身边的人依然保持定格的动作,连角度都没有变,仅仅多了一串眼泪。

       顺着她的角度看过去,一对年轻的夫妇牵着孩子正在过马路,那孩子笑得眉眼弯弯,一蹦一跳的样子看起来就十分幸福,安迪仍然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落泪,也并不询问,趁着红灯赶紧拿了两张纸巾递给她。 

  

  

     “到我家了。”安迪打开车门,示意江莱下车。

     “你开保时捷911,就住这种地方?”江莱环顾四周,显然不习惯相对狭小的环境。

      “车不是我的,房子也不是我的,我只是暂时留在中国而已。另外,我家只有一张床,你要留下来需要睡沙发。” 

       江莱撇撇嘴,却还是跟了上去。 

    


       “你真的不好奇我为什么跳楼?” 

       “失恋,破产,或者得绝症。无非是这三种原因,我猜是第一种。”安迪并没有表现出很大的兴趣,转身走进了厨房,“你先坐,等我一会儿。”

       江莱打开手机,没有未接电话,也没有未读信息,江浩坤又和那个女人约会去了吧,这么晚不回家,竟然没有人问她去哪儿了。 

       呵,她差点忘了,世界上真心爱她的人,因为她跳楼了,她还能奢求谁关心她去哪儿呢? 

       就在她几欲落泪之时,眼前多了一碗粥,热腾腾的还冒着白气儿。

       情绪再也不受她控制,江莱泪如雨下。

       安迪其实最怕女孩子哭,她根本不会安慰别人,也不敢问为什么,只能愣愣的看着。 

       连哭都这么好看,就像一只受伤的小鹿。安迪不禁被眼前的画面所打动,却有一丝罪恶的想到,即使她一直这样哭下去,也不失为一幅美丽的艺术品。 

       “我长这么大,这是第一次有人特意为我煮粥。”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“你们大概都觉得,生在有钱人家特别好,要什么有什么,不用费力就有幸福的生活。”

       “可是财富是有代价的啊,我没有朋友,爱人被亲哥哥逼死了,父母不闻不问,你看,连亲人都不像亲人。” 

       “刚才那个小孩子有父母牵着过马路,我在他那个年纪时,一年都见不了父母几面,甚至被家里的仇人绑架过。”

       “你说,这么黑暗的日子,除了跳楼,我怎么解脱?我做不到原谅,又怎样能忘记过去,不能忘记过去,又哪儿来的将来呢?”

       听完了整个故事的安迪挺震惊的,她认识的富二代曲筱绡呼风唤雨,父慈母爱,与江莱完全是两个极端,安迪也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,却瞬间遗忘了肢体接触障碍一般,她摸了摸江莱的头,破天荒的拉过她的手,带她去了卧室。

       “太晚了,先睡觉吧,我还有文件要看,你睡床。”已经不忍心让流泪的美人睡沙发了,甚至… 她想留下来陪着她,然而不好意思提出来。 

       刚刚还哭的稀里哗啦的江莱仿佛模式突然转换,嘴角勾出漂亮的弧度,又伸手戳了戳安迪的脸颊,“我就知道你舍不得。”

       那双形状优美的眼睛顿时星光流转,令安迪又觉得心跳一滞。